“老派演員”倪大紅:當特務科長鬚“腦洞大”

2021年05月20日09:38

來源:北京青年網

  相比於“老戲骨”的稱呼,倪大紅更喜歡別人稱呼他“老派演員”,老老實實做人,踏踏實實做事。這份“老派”也體現在他和張藝謀20多年的情義上。

  正在熱映的電影《懸崖之上》是倪大紅和張藝謀導演的第四次合作,倪大紅説:“我就是很多事情不去做,肯定也要等藝謀導演的影片。”讓他高興的是,拍完《懸崖之上》後,張藝謀導演説後面還有合作,所以,這對搭檔還會繼續“有好戲”。

  接到《懸崖之上》邀約

  一秒鐘都沒多想

  《懸崖之上》是部羣戲,倪大紅扮演狡猾多疑的特務科高科長,問他如果不演高科長還想演誰,他的答案是“還是演高科長”,“我這片綠葉能夠襯托於和偉、張譯、秦海璐、劉浩存、朱亞文他們,我覺得高科長這個角色創造好了,他們的犧牲會顯得很偉大。”

  在拍《懸崖之上》以前,倪大紅和張藝謀導演合作了《活着》《滿城盡帶黃金甲》和《三槍拍案驚奇》,“我老叫他藝謀大哥,我們可以説是小20年的朋友了,應該是老友了吧。”所以,在接到《懸崖之上》的邀約後,倪大紅説自己一秒鐘都沒有多想,直接就答應下來,“很激動,又有機會和藝謀導演零距離接觸了。”

  倪大紅答應出演時完全不知道這部電影講的是什麼,“我什麼都不知道,只是説有一部影片,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才收到電子版的劇本。這個劇本後來又改了幾次,在拍攝現場也是在不斷調整,調整得越來越好。我真是一氣呵成看完電影的,這個高科長是我之前沒演過的類型,我也想去突破一下自己。”

  倪大紅琢磨了很久高科長該怎麼演:“首先,我得把他歸類成是一個人物,他不是一個符號,怎麼把他演成一個人,我覺得這個對我來説是最基礎的東西。然後,我如何創作得不一樣,和其他同類人物不一樣,就需要我慢慢去消化這個人物,多看劇本,多去琢磨。”

  高科長是個怎樣的人,倪大紅用了“腦洞大”來形容,在他看來,特務都是受過專業訓練、精挑細選出來的,能夠坐在特務科科長的位置上,更是不一般,“我想他的內心很強大,可能和年齡沒關係,他的腦洞方面可能更大一些。腦洞大這個詞和特務是分不開的,因為他對任何事情、對任何人,有很多想法、很多懷疑,所以,沒有很大的腦洞,怕是坐不上這個位置。”

  好的表演只可意會不可量化

  作為特務科科長,高科長的一大特點就是懷疑一切,他對身邊的人都不放心,都懷疑是卧底,這在倪大紅看來很正常,身處這個位置,“他沒有辦法不去懷疑,他可能睡覺的時候,枕頭底下就放着一把手槍,或者兩把甚至三把手槍,他擔心隨時會有生命威脅,這種威脅也許就是來自特務科內部,所以,他方方面面都去懷疑,而且還要有保護自己的方式,才能夠生存下來。”

  這種“懷疑”是倪大紅扮演高科長的基礎。他表示,從劇本的文字階段,到銀幕上的視覺形象,這個過渡是一個質變的過程,“比如,文字中説我的心顫了一下,你怎麼演我的心顫了一下,我心疼,你怎麼演我心疼,形容詞對演員來説,我覺得幫助很大,你可以看完文字以後展開想象。但是,我們創造出來的是一種視覺形象,你如何將這種形容詞演出來很難。所以,在表演時,我摒棄了這種文字上的形容詞,因為我演不出來,我又不能很誇張地去展示。高科長這個人物決定了他是不動聲色的,他的喜怒哀樂是不希望被外人看出來的,我要是演得稍微誇張一些,可能就被對手捕捉到了,那麼高科長的威脅就來了。”

  倪大紅和於和偉的對手戲是影片的亮點,倪大紅懷疑於和偉,但兩人作為“戰友”,又在一定程度上有種默契和了解,也因此,還出現了站在敵對陣營的這兩個人擁抱的場景。説起兩人的對手戲,倪大紅稱自己是配合於和偉:“我覺得他將這個角色完成得非常好,我覺得我配合得也挺好。”倪大紅説兩人經常聊出一些東西,“比如説聊出了一些好細節,但又不去固定它,在現場拍的時候,恰恰又比當時聊的時候更加即興地往前走了一步。比如擁抱,是在試完戲後聊的過程中兩人切磋出來的。我跟於和偉這種可以説是藝術探討,或者是兩個演員創造人物的狀態,能夠把另一方給帶入進去,這種創作狀態太少了,很難得。”

  聊出火花後,倪大紅經常一夜都覺得興奮,他覺得這種狀態是演員最高境界的一種表現,但至於何為演技,倪大紅認為又是説不明白的,“你讓我真是把它説明白了,説這道菜裏邊鹽是三克,醬油是五克,我覺得這不是一個好的表演。”

  提前報名去當張藝謀學生

  在片場,倪大紅在監視器旁從來都是站着,而不是坐在導演旁邊,可見對於導演的尊重。倪大紅稱自己是有福之人,跟着張藝謀導演拍了四部戲,潛移默化地學到一些做人的道理,“我挺喜歡老派演員這個稱號的,相比於老戲骨,我更喜歡老派演員,老派演員就代表着自己做人,老老實實做人,踏踏實實做事。”

  對於張藝謀導演,倪大紅最深的印象就是導演睡覺少,“那時候我跟郭濤都還在拍孟京輝的一個話劇,我們從北京返回到拍攝現場,到劇組凌晨3點多了,導演還在招待所的走廊裏邊,在那轉悠。那時候,演員們經常在一起討論,説每個人對角色的認識,對整個劇本的認識。導演的屋子也不是很大,兩間房的牆上貼滿了各種劇本,感覺再貼就得往走廊上貼了。”

  倪大紅那時就震驚於張藝謀導演睡覺少,後來他發現那是導演的工作常態,第三次、第四次合作,還是這樣,“我覺得導演對這行都不能用熱愛來形容,得比熱愛再往上一些。”

  張藝謀導演曾表示,自己想拍戲拍到85歲,然後去教書。倪大紅説:“我得提前報個名,看能不能成為他的一名學生。”

  文/本報記者肖揚統籌/滿羿

編輯:魏蔚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