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英:現在的娛樂圈特別“殘酷”

2021年04月17日10:13

來源:羊城晚報

  參加《姐姐2》成為“定海神針老大姐”

  那英:現在的娛樂圈特別“殘酷”

  羊城晚報記者 艾修煜

  她是叱吒內地流行樂壇三十餘年的歌壇常青樹,也是常因快人快語引發爭議的“東北老大姐”。近期,54歲的那英因“不做導師做選手”,下場參加《乘風破浪的姐姐》第二季,再度成為熱議焦點。節目裏,那英不但讓老粉感嘆她的唱功三十年如一日在線,還憑藉“有話就説”的直爽性格圈粉了一批00後年輕人。

  成團夜在即,那英接受了羊城晚報等媒體採訪,快言快語的她絲毫不掩飾自己對成團的期待和信心——不僅亮出了“成團出道,我是認真的”的口號,還“撬動”半個娛樂圈來為她打CALL。演藝圈“大姐大”果然風采依舊。

  “出道30年,頭一次給自己拉票”

  羊城晚報:因為節目裏的可愛表現,網友稱呼你為“姐姐中的歡樂喜劇人”,你怎麼看這個稱號?這是你日常的生活狀態嗎?

  那英:“姐姐中的歡樂喜劇人”,我覺得這是個實錘。我就是這麼一個人,生活必須要有歡樂,幹嗎天天在那兒繃着呢?太累了!

  羊城晚報:作為歌壇大姐大,重新下場當選手,引來了半個娛樂圈加油打Call。這個架勢是你之前就預料到的嗎?

  那英:這可能是因為我從來沒有下場給自己拉過票吧!給我加油的全是我的親朋好友、我的家人!可能大家不知道,出道這麼多年來,這是我第一次為自己拉票,以前我才幹不出來這種事。

  羊城晚報:有網友看完《如燕》的舞台後説您是“YYDS”,你知道這個網絡用語是什麼意思嗎?

  那英:這是我來到《姐姐2》後學到的一個新詞。YYDS,“永遠的神”,我覺得我算不上大神吧,但是唱歌還是挺厲害的!

  羊城晚報:沈騰對你喊話説“啥時候需要伴舞了就吱聲”,你看過沈騰跳舞嗎?今後會考慮邀請他給你伴舞嗎?

  那英:對,沈騰給我打Call了!他是我的家人,楊洋也是我的家人。説實話,這倆軍藝校草都是大神級的,如果他們真“下場”了,我只配給他們伴唱。

  羊城晚報:網友稱呼你“英子”,王鷗是“鷗子”,你喜歡這些可愛的暱稱嗎?

  那英:我覺得挺可愛的!在一個大家庭裏,大家叫我“英子”,沒叫我“那姐”,我還挺喜歡的!

  羊城晚報:有沒有計劃推薦閨蜜好友來《姐姐3》?

  那英:我其實一直想推薦譚維維、瞿穎。穎子跳舞真的是,要長相有長相,要身材有身材,要感覺有感覺。我希望她們倆能來。“老年女團”裏我推薦梁靜(笑),梁靜的性格超可愛,她也是一個非常暖的女孩兒。

  “説話再成熟點,我就更棒了”

  羊城晚報:一開始決定來參加《姐姐2》時你有顧慮嗎?身邊人的態度是怎麼樣的?

  那英:來《姐姐2》是我自己的決定,我身邊每一個朋友,包括我的家人,都阻攔我來這個節目,他們都替我擔心。第一個原因是我實在“口無遮攔”,但我覺得我是“善良的口無遮攔”,喜歡我的人自然會喜歡。我也特別希望能夠在節目裏,讓大家看到我真實的一面。作為一個音樂人,如果不能保持初心、不夠純粹的話,就傳遞不出你要給別人講的故事。所以,我還是堅持我自己,如果我説話再成熟一點,那就更棒了。

  羊城晚報:初舞台時跳舞忘記動作,網友説你跳舞像在“作法”。後面的舞台則挑戰了空中瑜伽,進步如此之大肯定非常不易,是什麼支撐你扛下來的?

  那英:靠的就是對這個舞台和所參加節目的一種責任感,希望自己能夠有種堅持不懈的態度。結果無論成敗,至少讓大家看到我是一個勇於挑戰自己的人。

  過程中,我確實也動搖過,但還是扛了下來。每個人都會想對困難低頭,但我覺得這是一種鍛鍊——在困難的時候,你是不是敢於往前衝?這個話題是我很想和大家分享的——每個人遇到困難都要去挑戰。

  羊城晚報:有信心C位出道嗎?周筆暢説“如果成團一定要那英來當隊長”,你打算怎麼樣帶領隊伍呢?

  那英:我還真的想“成團出道”,因為我希望把自己的勞動和付出的努力,變成現實的成果。至少,我會是團裏的一個大Vocal擔當,這沒有什麼錯吧?至於説是第幾名,我沒弄明白,出道了不就完了嗎?還要分第一和第二嗎?至於隊長,我覺得周筆暢適合當。只讓我負責業務就可以了——我可以給大家分句,給她們排練、教唱,起到一個“定海神針老大姐”的作用,幫她們安排吃喝拉撒睡,我適合做這個。

  羊城晚報:成團出道後,會花時間來配合團的整體行程嗎?

  那英:會,我會用大把的時間參與團綜活動。我覺得大家在一起挺熱鬧的,我喜歡跟姐姐們在一起,她們超級可愛。

  “現在的藝人要懂的東西太多了”

  羊城晚報:十年沒有出新專輯,這些年你在忙些什麼?

  那英:時代已經變了,“出專輯”這個概念大家應該重新審視一下。這幾年我也沒閒着,唱好多OST,也有單曲。我覺得不管是《歲月》《一眼千年》《春暖花開》《相愛恨早》,還是最近的《回聲》,我都有用高標準要求自己,這些歌也是我這些年一直在改變、一直有進步的證明,我沒有停滯不前。

  羊城晚報:有發新專輯的計劃嗎?

  那英:專輯,我已經籌備好幾年了,希望在今年年底前把它做完,其中有幾首歌是我自己寫的,都是我這幾年的內心感受。現在,我對自己要唱的歌有更明確的要求:不能是流水線產品,自己也要很喜歡。有時,我會沉澱兩個月,甚至半年再聽這首歌,如果我完全不喜歡了,那我就會擺在一邊。

  羊城晚報:你如何看待當下娛樂圈“選秀”火爆這個現象?

  那英:這給了很多年輕人機會,也讓他們看清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這個行業。每一個行業,都需要很多的血汗和付出,你要真真正正、踏踏實實地去努力,要熱愛你從事的這個行業。不是隨隨便便就能贏得大家的喜歡的。

  羊城晚報:有沒有覺得現在的娛樂圈太四平八穩,沒有以前生猛有趣?

  那英:我要糾正你一句,過去的娛樂圈才是“四平八穩”,現在娛樂圈是“特別殘酷”。因為現在藝人需要懂的東西太多了,大家也越來越強了,沒那麼容易就能在娛樂圈裏紮根立足。

編輯:張馨予

我來説兩句 0條評論 0人蔘與,